在大一时我选修了网球课,遇到了一个不服输的女孩,她姓梅,大家都叫她梅子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她明亮的大眼,而是她在网球场上跃动的身影。

  不讳言的,一开始我和同学都是将目光放在她因跑动,而摇晃的乳房,但渐渐的,我们是真的被她的球技所吸引。在老师知道她高中曾加入过校队后,无可避免的,每次上课,老师就会和梅子切搓几局,老师还是明显比梅子来的得强,但每每在比数落后的情况下,她会努力拚出不可思议的妙球,常使我们为她叫好。即使老师一路压着她打到赛末点,她的眼神仍旧坚定不为所动,那并非是运动家要努力到最后的风度,而是表现出她一定要赢的强大野心。

  不知不觉,我们都开始期待一周一次的网球课,为的是目睹她的球技,一同选网球课的同学阿鸿也常邀我一起去练网球,他常告诉我说,如果他有一天比梅子强时,他就会向她告白,不过我很怀疑真有这样的一天。再者,如果真的赢了梅子,她一定会努力再赢回来,在学期末的时候,梅子打败了老师,证明了我的猜想。

  即使不再有网球课了,我仍是保持相同的习惯,每天都会练习一个小时半的网球,也经常看到梅子在球场上和其他人对打。终於有一天,我鼓气勇气主动问她能不能拉几球。

  后来就经常一起打网球,慢慢的越来越熟,除了认识她,也认识了她的同学小颖,透过小颖,我才知道梅子的功课是班上第一,在她所涉足的领域,她每一项兴趣都专注去研究,努力去做的最好,因为,她讨厌输的感觉。

  我们常聊天,当她看着别的地方时,我会专注的看着她的侧脸,思考着我离她的距离有多摇远,凡事差强人意的我,是否有资格拥有她?

  在大三时,我和一个频频向我示出好意的女孩子交往了,我忙於约会之中,网球拍也就一直放在宿舍的一个角落里。

  偶尔在校园里遇到梅子,也只是简单的聊个几句。

  「不错嘛,想到你交到女朋友了,要好好对待人家喔!」梅子拍拍我的肩膀说着。

  如果遇见小颖,她总会叹一口气。

  毕业前夕的那天晚上我们两人手牵手的来到了管理学院的教室里,一进入教室我就拥她入怀中,在我怀中的梅子比我想像的更娇小。

  梅子闭着眼睛闻着我身上的气味说:「原来抱着你的感觉是这样。」我右手伸到她衣服内,精彩盡在dedelao.com绕到她背后解开了她的胸罩,她脱去了上衣露出美丽的C乳,左手抚摸着她那柔软不可思议的乳房,嘴巴则亲吻着她的后颈脖子一带,鼻子嗅得她的发香。

  梅子同时给了我回应,双手忙着解开我的皮带,嘴唇吻着我的耳朵;我接着吸吮她的乳头,同时口中舌头不停的拨弄,逗的她身体不停的颤动。

  再来我脱去她的裙子,只手伸入她的内裤中,以中指慢慢的伸入,见她双眼紧闭,脸上潮红,我知道差不多了,脱去了她的内裤。

  露出我的小分身后,她缓缓的抚弄,慢慢的导引到她的小穴中,我的老二感受到温暖湿滑的包围,腰部本能的前后移动,随着我的摆动,梅子发出一声声的伸吟,她的小穴也开始收缩,让我差点缴械,我们随后又换了五六种姿势,最后我全数射在梅子体内。

  完事后,她躺在我身边。

  她穿好衣服一个人离开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教室里静静的感受自己的无力。

 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梅子,偶尔看到尘封已久的网球拍,偶尔会再想起那个不服输的女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