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校长苦心经营,支开了旁人,独邀华老师来办公室商谈推荐进修的名额。华夏得了消息,暗自高兴,却不知王校长深藏狼子野心,在她饮水之中添了药物,意图奸淫华夏,成了好事。不想,华夏刚刚抿了一小口,张蕊却偏偏冲将进来,拿着档要王校长签字核对。张蕊是市上分管文化教育的老副市长儿媳妇,对王校长自然口大气粗,百无忌讳。王校长暗暗叫苦,怕冲了自己好事,又怕张蕊识破自己下药迷奸,向老公公告上一状,自己且不前途尽毁。

  正要签字,想早早打发张蕊的时候,张蕊叫道:「华老师,外头热死了,这才几月的天,还叫不叫人过了。」说毕,见桌上一杯白水摆在华夏面前,也不避讳,只说到:「华老师,渴死了,喝口你的水。」抿了一大口后,接过王校长签字的档也不问事由,一把拉过华夏,径直走了,剩下王校长一人在办公室里呆呆立着,又惊又怒,无处发作。

  张蕊拉过华夏来到一处僻静的教室,小声道:「华老师,有些话也不知该不该说,这王校长可不是个好东西,你要当着心。」正说话间,只见教师角落里探出半个脑袋,张蕊快步过去,只见学生小强靠坐在墙角隐蔽处,掏出阴茎,独自套弄着。

  张华两位老师先是一惊,莞尔轻声嗤笑,用手弹着小强脑门,笑道:「小坏蛋,干嘛呢?」小强正在幻想着梦中情人张华两位老师,搓弄自己阴茎,却不想两个真人却同时跳出,见了自己这般摸样,生怕被当成流氓、变态,双手按住交档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先前张蕊误喝了一大口王校长的春药,正缓缓发作,觉的浑身燥热,暗欲流动,又撞破学生小强手淫,见那阴茎白白长长,一副憨像,煞是可爱,逐一把拉住小强阴茎,把玩起来。

  华夏瞅在眼里,觉得一惊,暗怪张老师这样对待学生。转而又觉情欲难耐,下身湿成一团。原来华夏吃的春药较张蕊少,发作的也较慢,但新婚少妇,丈夫却长期出差,夫妻两地相隔,长期以来性生活吗不能满足。这时却也动了欲念,瞅着张蕊把玩小强阴茎,暗自忍耐。

  小强吓得连退了两步,顶在墙角,急急忙忙将裤子提好,面如死灰搬呆立在老师面前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这才有了先前那一幕。

  正是:无巧不成书,无欲不成人。

  这两日,小强在学校里瞅见张华两位老师便急急躲过,上课时也将头深埋桌上,不敢正眼瞅老师。

  王校长一般如旧,见了张华两位,笑哈哈打个招呼,也不多多话。却转身偷偷盯着张华摇曳的身姿,纤细的腰肢飘逸的长发暗自道:「妈的,骚逼,撞破老子的好事,早晚收拾你,把你摁在身下,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」转念,又瞄着华夏灰色及膝裙紧绷下的臀部,光华流转,黑色丝袜更添神韵,吞了几下口水,用手悄悄抚下翘立的阴茎。

  又过几日,张蕊见小强还是躲躲闪闪,怕小强有了障碍,留下阴影。放学后,便叫住小强:「是不是老师做错什么事情,让小强生气了?以前好学的小强追着老师提问,现在却跟猫儿见到老师一般。要是老师错了,张老师向小强道歉,小强,对不起,原谅老师吧。」小强先前一直揣测,觉着玷污了老师,不知如何是好,又怕老师生他的气,以后不肯再搭理自己。这一听,心下一喜,急道:「不,张老师,是我不好,我对不起张老师和华老师。」两行热泪就顺着脸颊落下。

  张蕊用手轻轻抚慰着小强的头发。小强一把抱住张蕊,又道:「张老师,我喜欢你,我很久前就喜欢上你了,张老师,我喜欢你,我长大了要娶你。」张蕊心下一动,甚感欣慰,捧着小强额头说:「小傻瓜,你长大了,老师就是老太婆了。」小强抱着张蕊的手一紧,说:「不,你永远都是最漂亮的,我永远都喜欢你。」说完,壮着胆子向张蕊嘴上吻去。

  亲吻了一阵,张蕊便要开车载小强回家,说是要小强尝尝自己做饭的手艺。

  小强坐在张蕊酒红色的甲壳虫车里,一手还拉住张蕊,不肯撒手。

  张蕊的丈夫是本市政府办公厅一名副科级秘书,平日里忙的根本不沾家。半夜回来了,也是醉醺醺倒头就睡。这一日,恰巧张睿的丈夫陪市上领导下乡紮点调研,尚得三两日才能回来。

  来到社区,小强紧紧跟在张蕊身后,生怕走散。进了房门,被屋里富丽堂皇的装饰吓了一跳。张蕊拉过小强,笑道:「傻小子,愣着干嘛,还不快换鞋。」说着取出一双拖鞋扔给小强。小强见张蕊弯腰撅臀,脱下那日穿的乳白酒杯跟高跟鞋,露出精致秀丽的美足来,包裹着黑色丝袜,小巧可爱的脚趾若隐若现。拉开鞋柜,只见各色高跟鞋排列整齐,高跟、坡跟、细跟,系带、鱼嘴等等,一双双码在柜里,看的小强热血沸腾,幻想着张蕊穿这些高跟鞋美丽的样子。转眼见张蕊小腿与翘臀连成一线,散发出浓郁诱惑的欲望,不管不顾,一把抱住丰臀,大口吃将起来。

  张蕊吓一跳,吃吃地笑起来:「小坏蛋,又着急了。」反身拉过小强,向屋内走去。半侧在床上,翘起丝袜美腿,嗔道:「小坏带,上次光顾着和华老师玩,都不理人家,现在倒急了。」小强慢慢蹲下,捧住丝袜美脚,嗅了又嗅,一嘴咬住,吞舔起来。

  张蕊解开小强裤子,阴茎又一次弹跳而出,张蕊慢慢攥住睾丸,用嘴套弄着。

  小强低头看着张老师醉眼迷离的舔着自己的阴茎,将手伸进张蕊衣内,想把玩乳房,却怎么也找不着系扣,只好硬生生到处乱撞。张蕊抬起头,笑道:「现在还找不着,白教你了。」说着站直身子一件件脱下衣物。小强站在一边,情不自禁的套弄起自己的阴茎来,舒服的不断呻吟。

  张蕊脱得光溜溜的,白皙的身子照得屋里一片亮堂。小强探手玩弄起张蕊大的乳房来,慢慢说道:「张老师,我喜欢你,我真的早就喜欢上你了。每次见到你穿着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,我就硬了。有一次在办公室看到你换下的鞋里塞着双丝袜,我想偷走,可惜人太多,没办法只好脑子里想着你的样子,打飞机。」张蕊噗嗤一声笑了,「小坏蛋,还有这爱好。好吧,看老师怎么收拾你。」随手紮起头发,从衣帽间里取出一双珍藏的黑色英国Charnos牌吊带袜和ChristianLouboutin红底高跟鞋鞋,缓缓套上。纤秀的小腿在半透明的丝袜下,散发着迷人的朦胧感,红底高跟鞋放佛有魔力般诱惑着小强。

  正是:小强再试云雨情张蕊诱惑穿黑丝

  第三章

  「小坏蛋,看你这么喜欢老师,便宜你了。这是你叔叔上次出国给我带回来的,一年也舍不得穿两次。」伸足便向小强胯下挑弄。尖尖的高跟鞋托起小强的睾丸,向上滑去,滑过阴茎,滑过龟头,鞋尖顶在马眼,把分泌的淫水拉成长丝,一下一下诱惑着小强。

  小强再也按耐不住,跪在张蕊面前,捧起美脚,吐出舌头,自细细的后跟舔起,一路舔过红色的鞋底,尖尖的脚尖,白皙的脚背,一路向上,顺着小腿向大腿根部游来。

  张蕊圈起双腿,将红底高跟鞋架在小强肩上,呻吟开来,「啊,不要,不要,这里脏。」却又轻轻按下小强的头,让他狠狠舔弄自己的阴部。小强见老师淫水越流越多,又搓弄开张蕊的乳头。连舔带搓,张蕊渐渐发了情,口里胡言乱语开:

  「啊,小坏蛋。啊,小强,啊,老公。你把人家舔的好爽,快,用你的大鸡巴插我,干我。」小强依言起身,在张蕊的引领下,混着泛滥的淫水,插进了张蕊的阴部。

  「啊,好硬,你的大鸡巴好硬。啊,好硬,不要,给我,给我。你的鸡巴好长,流水了,流水了。操死老师了,操死老师,给我,操的我好舒服。」两条丝袜美腿在小强肩上一晃一晃,不停地抖动着,高跟鞋挂在脚趾上也顾不得穿好。

  张蕊翻身,撅起美臀,趴在床上。小强从后面一挺,直直的插了进去,「快来干我,好痒啊,好多水,好多水,用你的大鸡巴快点来干老师。啊,不要,好长,好长,我受不了了,啊,好爽,老师的小逼好不好,骚不骚?你爱不爱我?」小强说道:「骚,爱,老师的逼好紧,夹得我好爽。」「狠狠干我的小骚逼,老师只让你干小骚逼,狠狠顶进我子宫,啊,啊啊。」只见小强一阵加速抽动,口中嗯嗯啊啊叫个不停,「张老师,我要干死你,我要干你穿着丝袜的大屁股,把你的小骚逼干的流水,我要你趴在讲台上撅起屁股,翘起穿着高跟鞋的长腿,从后面插进你的骚逼。张老师,我喜欢你的长腿,好美,好美。我要把你的奶子揉爆,你的奶子好大,好软,好爽,啊,张老师,你的小骚逼好厉害,夹的我想射,我不行了,我不行了。」张蕊听了,向前一趴,推出小强的阴茎,回身用手搓弄起来。小强见了,将阴茎死死顶在大腿上,龟头享受着丝袜强烈的摩擦,在张蕊小手的套弄下,终于忍受不住,喷射出来,在丝袜上留下一道粘稠的印迹。

  张蕊见小强射了,也不理身上的精液,与小强舌吻起来。「小坏蛋,也不怕把老师干坏了,就这么凶的插我。」小强一手抚弄着大大的乳房,一手在张瑞身上游走,说:「我厉不厉害,你舒不舒服?」「舒服」,「厉不厉害吗?」「厉害,我家小坏蛋最厉害了,老师好爽,老师爱你。」言毕,小强又捧起丝袜美脚来细细品尝。